Ling.

文笔不佳,望君笑纳.

关于幼女婶婶和长谷部的事

↣原创女婶,私设如山
↣忍不住给长谷部和自己发了颗糖
↣大约会有ooc和bug出没
↣自主研发,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以上都ok的话,那么————————

  压切长谷部,今天也很烦恼.

  不是因为那为尚未完成的战报和公文,也不是因为鹤丸国永又干了什么好事,更不是因为这几天天气一直不好.

  而是因为自家审神者.

  今早起床时他推开障子门,正巧撞见了路过的小审神者,他其实很激动啊,也很高兴啊,清晨第一眼见到的就是审神者的微笑.
  于是他调整好面部表情,问早的话才刚蹦出一个音节,他就眼睁睁地看着审神者的面部表情从(๑´ㅂ`๑)变成Σ(´・д・`)最后变成了(´Д` ;).
  然后背着手光速逃走.

  压切长谷部,重伤.

  这样的情况并不是第一次,审神者这三天来每次一遇到他都会迅速变脸并逃走,就像是惧怕着他,或者不想跟他说话.

  ——这不对呀!明明以前她还愿意跟我说说话的呀!

  意识到自己开始被讨厌了的长谷部带着沉重无比的心情开始了一天的工作,那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连博多看了都皱眉.
  在博多第三次提醒并纠正长谷部公文里的错误后,博多把他赶回房间,并勒令好好休息.
 
  长谷部呆呆地端坐在整洁的房间里,回想起自己最近对审神者做过的事——
  审神者在池子边玩闹的时候出言警告,惩罚了跟她一起玩过头的鹤丸,没收糖果,没收点心,曾重伤归来吓到小家伙,只会工作不会玩,太过严肃,爆蛋小能手,不爱吃地瓜......

  ——这也难怪啊......

  心脏的跳动沉闷不堪,像是缺氧一样血液都开始凝固.明明冬天已经过去,但他还是感觉丝丝凉意.长谷部身心俱疲,走到了廊下,望那一树樱花.看它们零落飘散,随风而去.
  现下无事可做,也有心无力,障子门全数拉开,他走回屋里席地而坐,略显呆滞地看那外头阴云覆盖的春景,听近处远处传来的谈话笑骂.
  唯有想到在自己辅佐下的本丸如此熠熠生辉才能给他此刻沉闷不堪的心些许安慰.人一旦静下来,身心积累的疲劳就会一涌而上,付丧神也不例外.绕是长谷部也撑不住沉重的眼皮,就这样席地倒下睡了过去.

  ——那么就小憩一下...

——————————————

  长谷部是被一阵脚步声给吵醒的,眼睛睁开看到的是没有设想过的画面——
  自家的审神者穿着浴衣踮着脚走进了他的房间,合上障子门,向自己慢慢走来.
  长谷部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闭上了眼装睡,感受到审神者来到了自己身旁,说了一句,“长谷部做噩梦了吗...?”
  接着,眉间被什么温软的东西轻揉着,带着小心翼翼的力量,那似乎是审神者的手指,想要揉开他那不自觉蹙起的眉头.
  果然,在自己放松眉间后,审神者放心地叹了口气,起身离开,但在不远处捣鼓了一会又折了回来.
  在那期间,意识到自己其实并没有被讨厌的长谷部的内心犹如雨过天晴,阳光普照大地,天使降临人间一般圣光万丈.

  ——自家的孩子果然是天使嗯嗯嗯——!睡着了真是太好了!好可爱!一生追随您——!!

  抑制自己内心的激动,努力装睡的长谷部君在下一刻就被小审神者的动作打击得倒地不起.

  小家伙勉力抱着一大团棉被摇摇晃晃地走过来,抖开,蹑手蹑脚地盖在长谷部身上,末了还怕他醒过来,小手轻轻拍在被子上,似乎是想哄他入睡.

  长谷部那引以为傲的聪明头脑在那一瞬间宛若被病毒侵蚀,瞬间死机.脖子以上的肌肤迅速升温,已经被幸福和萌力冲昏头脑的他做出了在清醒状态下绝对不会做的事——
  长谷部机动爆发,掀开被子坐起来,一把揽过小家伙,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就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唔唔唔!?”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她,反射性的开始挣扎起来.却在长谷部的脑袋靠上自己时停下了.
  “什么嘛长谷部你醒着呀!害我还担心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Д′○)”小家伙说着用手去将长谷部的脸捏成奇怪的形状.

  ——嗯嗯嗯我家孩子肉乎乎的手就算缠着绷带也很可爱呀!
  ——等等,绷带!?

  “主!您的手怎么了!是摔跤了吗还是敌袭???!”长谷部突然拉过审神者的手,果不其然地看到了一圈圈的绷带,心疼得不行,同时也在责备自己怎么会让她受伤,以为她讨厌自己而不时刻跟在她身边的自己是傻子吗云云.

  审神者想要抽回自己的手或是藏起来,未果,又看到长谷部开始兀自消沉起来,只好坦白.

  “唔...在我腰带那里啦,腰带那里...(´Д`)”
  腰带?
  依言在她的腰带摸了一圈,碰到了什么异物,将其拿出来——
  是一个御守.
  与其说是御守不如说是类似练习针线缝合的失败品.布料倒是上乘,确实是万屋用来做御守而特殊制作的布料,是市面上从未出现过的淡紫色.里头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装了什么.

  “这...这是...”长谷部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亦或是说现在是一场梦?
  “是御守啦!隔壁的漂亮姐姐教我哒,也可以用!但是针好坏,它老是戳我手手...万屋有好看的紫藤干花卖,我就把它也放进去了!(○` ч′○)”审神者絮絮叨叨地说,似乎是觉得自己的作品实在是太糟糕而红了脸.

  “这是为我而做的吗...?”颤抖的语气.
  “嗯!为了感谢长谷部一直以来的照顾!”
  “这几天不理我也是因为...”
  “果咩捏...”
  “谢谢您...”果然还是忍不住抱着小家伙樱吹雪.
  “嗯...比起谢谢还是希望长谷部还有博多能跟我一起玩呀(:3▓▒”
  “...文书呢?”
  “管它去死ヽ(´・д・`)ノ”
  “是!”

  据说那天晚上长谷部的房间里被樱花海淹没,清扫了一个下午才干净.
————————————————

  “长谷部你衣服里面那是个啥?”同样早起的博多好奇地凑过去拉开长谷部的衣服想要仔细看看.
  长谷部自然不能如了他的愿,但博多硬是要看,他叹了口气只好说,“找堀川给缝的小口袋”才打发了他.
  当然里面装着审神者的手作御守这件事是谁都不能说的.
  算着小家伙差不多该醒了,最后整理一遍仪容,迈着轻快的步伐去敲响了她的房门.

  “主上早上好,压切长谷部,今日也任您差遣.”
  樱花又开了.

————————————————

这是来自一个点文没有人来玩的作者自娱自乐,给自己发颗糖,犒劳一下自己的产物.
依旧是想要被评论淹没.
据说那天的后话是婶婶自己写了封歪歪扭扭的信给政府说自己不想写公文,后来被一个萝莉控高层管理人员珍藏并且给她宽限为一个月提交一次战绩即可.xxxxxxxxx
幼女是世界的宝藏!长谷部是宇宙级的国宝!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14)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