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g.

文笔不佳,望君笑纳.

【维勇维无差】Miracle.

-Miracle.-

*旅行者维克多和舞者勇利相遇的故事。
*披集君友情演出。
*可能会有的ooc(捂脸)
*文笔不佳,望君笑纳。


  叮铃——

  —欢迎光临我这个小酒馆,现在的话还有很多空房间...啊啦,没见过的脸呢,是从异国来的客人吗?

  ——呀,老板娘真是好眼力,我是今天才来到这个镇上的呢.

  —哈哈哈,那您还真是来得正好!坐吧坐吧,啊,如果能保证不吵闹的话,把宠物带进来也是可以的噢!

  ——您放心,马卡钦很乖的~您刚才说我来得正好是...?

  —啊,下周就是小镇里一年一度的歌舞团们的演出啦,就在大剧院里,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来很多客人,您来得早,现在还不算太吵闹.

  ——哇哦!Really!?

  —说起来我儿子就在一个名叫“圣声”的歌舞团里呢,如果可以的话请务必去捧个场噢!
  啊,还有就是,欢迎来到歌与舞的小镇——Utopia.

——————

  手绘的海报贴出去了;送信员载着万千邀请函奔波于四海间;春回大地也召回了白鸽;歌舞团关起大门,只能听见里面从不停歇的奏乐.

  年轻的旅行者,杰出的流浪小提琴家,上帝的宠儿,无数光环笼罩一身的传说——维克多·尼基福罗夫现在正毫不掩饰地走在Utopia的街道上.
  微微摆动的银白长发搔动着周围人的心,冰蓝得纯粹的眼让人恨不得溺死在那里.无人羡慕他,只因所有人都为他痴狂.

  “神的造物啊...”
  不知在人群中有谁这样赞叹道,附近的小诊所里就多出了几位白日在街上中暑晕倒的女性病患.

  维克多看着周围的人越来越多,食指不自觉的点点自己的下巴,只思考了片刻,走到街道旁一张长椅旁,安抚好兴奋的马卡钦,拿出永不离身的小提琴,将琴包打开摆在身前的地上.
  他摆起了架势,顺便朝人群中丢了个wink,电晕了几个小姑娘.手臂一来一回,一首曲子便流泻而出.

  黑压压的人群安静下来,本来喧哗的街道,现在只能听见维克多·尼基福罗夫演奏的乐曲.
  曲子同他的性格贴合,不受拘束,热爱挑战和冒险,他在用他所有的都热情去演绎他的人生.

  只有在维克多·尼基福罗夫拉起小提琴的时候才会真正明白为什么天下人为他而疯狂.

  一曲结束,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衰,维克多弯了腰行礼,直起身时看到前方的巷子里一个看不清容貌,身着纯白长裙的女性转身离去,只留下墨色长发在空中划过的优美弧度.

  这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听了他的演奏头也不回就离去的女性.

——————

  —你这家伙,这么久才回来,跑到哪里去啦!

  ——美奈子老师你听我说!是他,是他来了!维克多·尼基福罗夫,我的憧憬,我的太阳,他现在就在那儿——!

  —真的吗!你有去同他握手吗?

  ——唔...那时因为太紧张了我就...走掉了...再说,穿成这样也不太好吧.

  —会吗?明明很适合你的啊,我们的大美女勇利~

  ——STOP!!!

——————

  今日的Utopia热闹得不像话,彩旗,鲜花,将本来艺术气息浓厚的小镇装点得更加鲜艳.
  一辆辆车驶进,人们步伐轻快,目的地只有一个——创造过无数个奇迹的大剧院.

  维克多倚靠在二楼的横栏旁,他戴上了面具,让马卡钦留在了酒馆的客房中.身旁还是那把小提琴,玻璃酒杯中的葡萄酒液随着手腕地动作晃动着.

  嘴边习惯性地挂着微笑,面具遮挡下的眼瞳里早就失去了兴致.演出已经要接近尾声,每个舞团都很不错,但是能让他眼前一亮的不超过三个指头.
  也差不多要审美疲劳了.

  不知为何,维克多此时此刻的脑海里又浮现了那天转头而去的女性的身影.
  那样的身段和姿态,她该是个骄傲的舞者吧...

  “女士们先生们!挥动你们的手臂,用你们所有的热情来欢迎我们最后一个歌舞团,Utopia璀璨的星辰——圣声!!!”

  主持人的话语像是一颗火星,引爆了在场所有人的掌声和欢呼.
  维克多听到熟悉的名字,提起精神向舞台那儿看去.

  管弦乐队坐在舞台后方,在前面空出宽阔的位置,他们以指挥台为中线,分成了两组,一组黑衣绅士,一组白群淑女.
  指挥向观众鞠了一躬,转身抬手,聚光灯忽略了乐队,全都聚集在前面的舞台上.

  乐曲和歌声响起,如同天使的低吟,圣洁而悠长.
  一名皮肤黝黑的青年缓步行出,他是一名优雅的绅士,拂过大地的清风.他的舞姿自然平和,低垂着眉目等待着谁.

  乐曲进入高潮,男子在一个旋转之后面朝舞台的另一头做出邀请的手势,神情突然柔和起来,是看到了心爱的姑娘吗?

  于是人们也随之望去——

  “啊...”无数人发出了破碎的惊叹,在那一瞬间,他们甚至忘了如何呼吸.

  白裙的精灵,从幻想中走出来了——

  赤裸的双足,纤细的身段,柔顺的长发,面部被一条用金线绣了繁复花纹的轻纱遮盖.

  维克多在她出现的一刹那呼吸猛地一滞,心跳加速到了一个可怕的境界.
  如维克多所想,她是一名舞者,还是最好的.

  她靠近了,靠近了,放下怀中红色玫瑰的花束,执起男子的手,回应所有期待,同他共舞.

  他们紧贴着对方,每一次迈步,每一次旋转都天衣无缝,他们是一对白天鹅,于波光粼粼的水面上翩翩起舞.

  只有维克多皱了眉——
  “你不该是这样的...”他自言自语着.

  直到音乐逐渐平息,那位绅士脸上的表情由喜悦逐渐趋于平静.

  当音乐完全停下时,他对她失去了兴趣.

  于是男子松开交叠的双手,只在女子的发丝上留下一个浅吻就不再留恋地转过身去.只剩下她一人不敢置信地跪坐下来.

  这反转令所有人瞠目结舌,没想到看似如此绅士的男子竟是狩猎心的猎人,在取走心之后便抛下躯壳不再理睬!

  正当人们为女子感到不公时,她拾起掉落在地的一支红玫瑰,插进自己的发间.
  气氛变了.

  乐曲奏响,伴随着神秘的开头,她分别解开后颈与后脑上绑着的绳子,站起身一步步走向背对着自己的男人.
  长裙和面纱随着那步伐滑落,滑落,露出了她真正的样子——

  黑色的紧身衣,勾勒出诱人的线条;眼角的一抹艳红更是给她平添几分性感.
  她的舞姿彻底变了,她不是什么森林里的精灵,也不会是被抛弃的女子,而是真正的,魅惑人心的Siren(塞壬)!

  一阵电流窜过维克多·尼基福罗夫的大脑,激得他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真棒,这样的我最喜欢了——”

  这对男女的末路,是女子将被引诱得快要无法思考的男人狠狠推开,丢下发间的玫瑰,去往了另一个男人的身边——

  “哗——”
  观众席中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浩大掌声,尖叫,欢呼.疯了似地把从剧院门外买来的鲜花扔向舞台.

  “Yuuri!Yuuri!Yuuri——”有人开了头,杂乱的欢呼就凝汇成了一个名字.

  台上被点到名的那位塞壬就喘着气,拨开汗湿的发丝对台下笑着行了礼.

  ——是吗,你是叫Yuuri吗...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的舌尖舔过干燥的下唇,一把抓起小提琴离开了.

——————

  明明都已经在她退场之前潜入后台等着了,怎么会找不到呢...?
  为了“Yuuri”奔波了两个多小时的维克多身心俱疲地回到酒馆,揉两把飞扑而来的马卡钦,坐到了柜台前,“老板娘,给我一杯酒吧,什么都行.”

  “啊啦啦维克多先生这是怎么了?”老板娘给他推了一杯清酒过去.

  “呐老板娘,您的儿子是“圣声”里的一员吧?”

  “是的哟.”

  “那您没有没听说过一个叫Yuuri的人?”

  “那当然知道呀!哈哈哈哈!”老板娘笑了起来.

  “真的吗?!”维克多拍桌而起.

  “叮铃——”
  “妈妈,我回来了——”这时候,门突然开了,从维克多的身后传来一个青年的说话声.

  “啊欢迎回来,Yuuri(勇利).我和维克多先生正说到你呢~”老板娘探出身子向着勇利打招呼.

  维克多回过身去,勇利手里的外套掉在地上,两人同时发出了惊讶的嘘声.

  “维维维维维维克多?!”
  “Yuuri原来是个男的吗!”

——————

  ——哈哈,还真是个滑稽的初次见面呢.好啦,故事到这里就差不多要结束了哦.
  嗯?想要知道他们两个怎么样了?
  好奇心真强呀,那我就告诉你吧♪
  勇利暗恋了二十多年的维克多被那场演出和勇利这个人深深吸引,终于是在小镇里,在勇利的身边落了脚,扎了根.总之是个皆大欢喜就差结婚的结局就是了♪

—END—

———小剧场———  
披集:为什么我非要被勇利推开不可啊——  
维克多:个人魅力不同的缘故吧?是吧勇利~♡(wink)  
勇利:啊,唔...//////(脸红)  
并没有出场的Yurio:MDZZ.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