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g.

文笔不佳,望君笑纳.

[刀剑乱舞]十六夜—05—

↣原创女婶,私设如山
↣传统意义上的黑暗本丸,不手入不供食,恶意碎刀重伤疲劳进击等,因前任是位女性并且患有厌男症,因此并没有开启寝当番.
↣也许会有的ooc.
↣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文笔不佳,望君笑纳.

  “喂清光,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狮子王用胳膊肘怼了一下就坐在旁边的加州清光.
  “你不也是.”加州清光非常不可爱的翻了个白眼.

  他们俩视线对上,相互打量了好一会,又看了看不远处乖乖正坐的十六夜,脱力般的叹了口气,异口同声道——

  “为什么她这么缠人啊——”

  话说那三人出阵归来之后,十六夜就第一时间提出了要为二位治疗的请求,狮子王说以伤势不重为由拒绝了,而加州清光则是丢下一句“我不要”就往自己的部屋走去.

  本来他们俩是不打算再理会她,各走各的路.结果谁也没想到十六夜会突然发起进攻,先是趁加州清光不备,一个滑铲把他撂倒,抽出他手里提着的本体隔着布握在手中.

  加州清光:?????

  狮子王看情况不妙连忙跑走,加州清光(本体)被强制性送入手入室,当他想要夺回本体刀时,手入阵法已经开始运作了,他只能无奈的待在手入室里生闷气.

  至于狮子王...

  “我就姑且不说了,你不是跑掉了吗怎么又被抓了过来?”

  狮子王闻言先是一愣,接着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蔫了下去——
  “本来是担心你遭遇不测才折回来...结果那家伙突然从房梁上跳下来,从我背后把刀给抢走了.......”

  “...你振作一点...”

  “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为什么鵺要跟着她一起走啊还一副很要好的样子!!!噶哦!”

  “......”

  一直在不远处坐着的审神者听完这些夹杂着捶地叹气噶哦的话后,这才后知后觉的行了一个有些别扭的士下座,“非常抱歉,二位大人!是我太过无礼了!但是无论如何都想要替你们做些什么...”

  听到这话,两刀只是“啧”了一声,停止了刚才的话题.这时候,眼尖的加州清光发现了十六夜似乎有些异样,开口问到,“喂,你藏着什么?”

  十六夜也没打算再藏,将怀里的刀横摆在地上.

  那是一柄太刀,十六夜从战场上拾来的战利品.她不知道这把刀的名字,但对于狮子王和加州清光来说可是曾经的伙伴,几乎就在他出现的一瞬间,那个名字便脱口而出——

  ““烛台切光忠?!””

  “烛台切...光忠?”十六夜问道,“这柄刀上也有神明吗?”

  狮子王似乎很高兴,语气稍微轻快了些许,“那是当然了!在这里能捡到的刀都会有付丧神.”

  十六夜注视着那柄太刀,突然就萌生了想要触碰它的想法.这个想法在几秒钟的时间里成倍放大,直到占据她的整个大脑.她鬼使神差般地伸出了手,轻轻搭在刀鞘上.
  尾椎出那个印记又开始发热,连带着身体内那一股奇怪的力量又开始运转起来,十六夜能够清楚地感觉到那股力量通过自己的手流了出去,细密地包裹住太刀.

  “嘭”的一声,樱花在屋内炸开,落到地上又消失不见.代替太刀出现的是一个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男人,他单膝跪着,左手捧着十六夜伸出的手,右手握着刚才那柄太刀.

  “我是烛台切光忠,连青铜的烛台也能斩断噢.”说到这,那张帅气俊美的脸露出稍稍苦恼的表情,“嗯...果然帅气不起来啊.”

  ——那是多么美丽的颜色啊.

  十六夜怔仲地望着那双蜜金色的眼眸,仿佛一切都被按下暂停键,她停滞在那里,久久不能言语.

  尴尬的寂静弥漫着整个手入室,烛台切光忠犹豫了一会,伸出戴着黑色皮革手套的手在她眼前晃晃,“主君?主君大人?”

  听到那极其不符合自己的称呼后,十六夜这才如梦初醒,慌张地俯下去,行一个仓促的礼,“烛台切大人,初次见面,我叫做十六夜,今后还请多多指教.”

  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受如此大礼的烛台切光忠吓了一大跳,急忙扶起十六夜,“不不不!我是您的臣下,怎么能受您如此大礼...”

  “比起这个,”打断烛台切光忠的是应声落在他肩上的两只手,它们同时施力向后一拉,烛台切光忠就被那两只手的主人拉离了十六夜.

  狮子王和加州清光一前一后地将他围住,开始没由来地聊起天来,比如“获得人身后有什么不习惯吗?”“我们这有些脏乱你不要介意啊”之类的.

  或许他们两个并不知道,但烛台切光忠却看得一清二楚——
  在提到“你”时,他们二人的表情十分悲伤.

  空气里也弥漫着明显的血腥味,将自己召唤出来的小姑娘也是破烂不堪的穿着.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语言随心而动,轻而易举地从口中脱出.

  可是这句话却把气氛压得更加沉重,一时间狮子王和加州清光竟想不出该从何说起,面面相觑.

  十六夜就跪坐在原地,不吭一声,静静地看着对面已经聊开的三位付丧神.

  ——这就是书上说的久别重逢吗?竟是一件光是看着就能让人感动的事啊...

  想到这儿,嘴角的肌肉又有了想上翘的欲望,那是无关自己的喜悦.

  正当她想努力牵动嘴角时,气氛又再一次凝固.提到了敏感话题的付丧神们不再说话,欲言又止,万分纠结.
  十六夜认为是自己的存在阻碍了他们的谈话,起身想要离开手入室.

  可就在她刚刚站定的下一秒,她眼里的世界开始旋转颠倒,铺天盖地的眩晕感侵蚀她的大脑,一切的一切都在她眼前旋转,模糊,最后陷入黑暗.意识在自己瘦弱的身体击中地面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主君!!!”
  ““喂!””



————————————————————

  入夜已久,本丸中唯一的手入室仍然灯火通明,在不甚明亮的午夜极为明显,也正因如此,它吸引了一位小小的客人来访.

  他驱动着布满细碎伤痕的纤细双足赤裸着在廊下肆意奔跑,一路跑到手入室门口.

  他拉开门,一颗银白的小脑袋探了进去,就看到三个背着自己围坐在一起的身影,烛火透亮,他能分辨出那些个身影,金黄与深黑的狮子王,红黑相应的加州清光,还有那个...阔别已久的深黑背影——烛台切光忠.

  只是一眼,属于同一个分灵的过去又在眼前,脑中飞速划过.同伴受伤时他的担忧,强撑着飞箭盖天也要保护他人的坚决,对所有人都一样的温柔,挥舞刀剑时的背影,以及...说永别时眼角的泪光.

  关于烛台切光忠的一切又被唤醒,这逼得那个孩子无法自控,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飞奔而去,扑在烛台切光忠背上开始放生大哭.

  “光忠...光忠呜哇啊啊啊啊啊——”

  “谁?!”背后突如其来的冲击让烛台切光忠差点拔刀,但那悲戚的哭喊让他不得不放下戒心,扭头去看来者.

  坐在旁边的狮子王苦笑一声,摸了摸那银白的长发,解释给他说,“这孩子的名字叫今剑,是除了粟田口一家以外唯一剩下的短刀了,之前的烛台切光忠跟短刀们关系非常好...”

  他的措辞让烛台切光忠感到不安和一丝丝不悦.

  ——到底怎么回事啊,这里...

  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扶住抽噎不止的今剑,轻拍他单薄的背,直到他停止哭泣,无人再出声.

————————————————————

  冷静下来的今剑坐下来,拨拨头发遮挡红肿的眼.这时候今剑才注意到被那三位付丧神围起来的东西.
  准确来说那是个大活人,躺在脏乱的被褥里,似乎并不是在做一个好梦,眉毛皱起,脸色苍白如纸,嘴唇也干裂了,呼吸声微弱.空气里的灵力也弱了一些.

  她的情况很糟.

  “诶?她还没死啊?”今剑并没有恶意,只是随口赞叹一句人类生命力的强大.

  烛台切光忠眼瞳一紧,一掌拍在榻榻米上,追问今剑道,“你知道些什么吗!”

  今剑看看他,又低头去看十六夜,权衡乐一下利弊,才不情愿地开口,“她从来的那一天起就没吃过食物啊,四天了吧.”

  三位付丧神都露出了程度不一的惊讶.

  “什么啊,你们不知道吗?”

  “不...”

  “她今早还跟着我们出阵了...”加州清光呆愣着,冒出一句话.

  烛台切光忠的脸色阴沉下来,看一眼仍在手入的两人,转向今剑,“可以把我带到厨房吗?如果能再告诉我到底怎么一回事那就真是帮大忙了.”

  未完待续.
————————————————
  好久不见啊小天使们.
  光忠来了!有饭吃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评论(1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