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g.

文笔不佳,望君笑纳.

[刀剑乱舞日常]大典太光世是个麻烦的孩子–下

↣原创女审神者有,私设如山.
↣OOC可能.
↣涉及历史,如有错误请指明.
↣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抱歉啦抱歉,现世这边开始打雷了所以信号不稳定...”

  话说就在大典太光世自我厌恶到想要缩回本体的时候,投影仪“滋滋”两声又重新开始运转,影像出来的时候审神者是以土下座的姿势出现的.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开口道歉,才阻止了大典太继续低落下去的心情.

  也是苦了鹤丸一边要拼命架住大典太的胳膊还要一边安抚他.

  待三人冷静下来,审神者这才清清嗓子开口道,“那么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个本丸的审神者,将您召唤出来也不为了什么,只是想借用您的力量来击退敌人罢了,请多指教.”

  大典太听到击退敌人这几个字时,那副阴沉的表情才终于缓和了些,“......天下五剑之一.大典太光世.虽然名字听起来好听,但也因为这个一直被封印在仓库里.反正谁也不期待我作为武器发挥作用吧...”
  “我知道的...所有人都是这样...”

  这个自我介绍说着说着自己又开始消沉起来了...

  “大典太光世,很好听的名字嘛!锋利度我想也不差啊,放轻松放轻松.”鹤丸拍拍他的背.

  审神者看着鹤丸的动作欣慰地笑了,伸手在大典太腰间的刀上做出了个抚摸的动作,并抬头直视他的眼睛.

  “我期待着噢.”

  说完,并没有放过大典太一瞬间眼睛的收缩,尔后挥挥手让鹤丸带他去熟悉熟悉本丸了.
  审神者看了眼大典太刚才站立的地方,赫然落着一朵偏白的粉樱.

——————————————————————

  第二天的卯时,审神者便出现在了本丸里,趁着大多数刀还没起床,悄悄地拉开障子门点起油灯开始处理这几天积攒起来的公文.
  虽说是积攒了有一段时间,但还是有被长谷部和博多仔细的分好类.这点让审神者感到非常舒心.

  然而审神者才坐下没多久,走廊就响起了一阵从远到近的脚步声,均匀且稳重,想必一定是太刀以上的付丧神吧.
  审神者这么想着,放下公文侧头看过去——

  是大典太光世.

  也许对方也没有想到昨天的投影今天居然活生生的出现在这里吧,一脸惊愕地站在门边不动了.

  审神者没忍住,轻笑起来,“呵呵...早安,怎么那副不敢相信的模样,过来坐吧.”说着,她拍拍自己身边的软垫

  “可是...”离女孩子这么近真的好吗?他犹豫着要不要拒绝.

  审神者看透了他心里想的那些,无非就是男女之仪,“过来吧,我都不介意了,别纠结.”

  又踌躇了几秒,大典太才走过去卸刀放在右手边坐下.
  审神者满意地点点头,放下了纸笔,暂时不理会那些文书,抬眼看着有些忐忑不安的大典太,开口说道,“来稍微聊聊天吧,这也是我了解你们最快的方法.”

  见大典太点头,审神者开口,“大典太是第一次得到人身吧?感觉如何?有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吗?”

  他先是以那副不愉快的表情沉默了三秒,才特别认真地回答道,“是.怪异.睡不着.”

  “睡不着?为什么呢?其他的刀们倒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失眠的情况啊.”就连那几个偶尔做噩梦的家伙都会先打呼噜才开始做噩梦.

  大典太把视线移到地上,支吾着开口,“...太黑了.”

  ——让我想到了那个密不透风的双层盒子,那会令我窒息.

  “啊因为现在用的是夏夜的景趣嘛.那要不要安排你跟别人一起住?”
  “不需要.怪异和疾病都害怕我,没有人会跟我接触的.反正我就是这样的刀了...”
  “怎么会...”
  “...反正要用我的时候,就只有在有人病倒时,不是吗?”

  ——呜哇这家伙比被被还要严重!

  虽然心里疯狂吐槽,但是看到大典太又要自顾自地消沉下去,审神者还是无法放任不管,所以她决定使用原始疗法——直接抓住了大典太的手.

  “!您在做什么?!”他反射性的想要挣脱,却被轻易地压制住.
  “嘛嘛,放轻松.”审神者捧起他的手,手心的茧并没有其他刀剑一般厚实,温度也偏凉,但这毫无疑问是一双用来握剑的手.

  “这里没有狭窄的木盒,你可以将自己的本体大大方方的放在刀架上.
  这里没有怪异,这可是神明所居住的地方啊.
  付丧神不会染上疾病,就算我患病了,现世的医学可比把刀剑放在枕边管用.
  所以,那些将你锁起来的理由在这里不复存在.你可以肆意地呼吸外界的空气,只有这里才会让你的灵魂得到安宁.”

  大典太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期盼了几百年地东西居然这么容易就能得到吗?在这个不需要刀的年代?
  喉头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地酸涩起来,他艰难的开口,“你让我去到外面...可以吗?我是应当待在仓库的刀...”

  审神者笑了,翻转过大典太的手,在他的手心里放入一枚金色的御守.
  “你不想去我都会让你去的,但是只有一点,一定要平安回来.”

  说罢,审神者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抬手运起灵力朝着庭院挥了挥,原本是萤火虫飞舞的夏夜慢慢破晓,樱花树上开出簇簇樱花,池子边上也开出了朵朵野花,景趣变为春景,不过是瞬息之间.

  从遥远的天边照射过来的光一下子驱散了大典太盘踞在心里的不安,因为那阳光太过晃眼,一滴泪水滑落下来,又被审神者用指腹抹去.

  “你现在是自由的.做你想做的事吧.”

  “是,谨遵主命.”

——————————————————————

  “来吧光世!能不能锻出你的兄弟就看你了!”
  “我...尽力...”

  萤丸和清光趴在锻刀所的窗台边偷看,时不时地还吐吐酸泡泡——
  “总感觉主人好像特别偏袒他啊.”
  “那不是吗,他来了之后都把我的近侍之位给替代了,主人还换掉了我最喜欢的萤火虫...”
  “但是我听说他好像挺惨的啊,被关起来什么的.”
  “怪不得切国和左文字一家都去找他打牌谈心了...那就让他再高兴几天吧.反正春景也挺好看的.”

  这两家伙在窗外越聊越同情大典太,马上就把对他霸占了主人的不满给抛在了脑后.当然,被抛在脑后的还有他们两个今天的当番任务...

  结果就是被生气的长谷部一人一个爆栗作为惩罚,然后一手一个的给拎走了.

  其实萤丸和清光两把刀在外面说的话审神者利用灵力听得一清二楚,她不由得轻笑起来.惹来大典太疑问的目光.

  “你还真是把被所有人爱着的刀啊.”

  “?”

  “呵呵...没什么,继续吧.要努力把自己的兄弟带回来啊.”

  “是.”

  当然,直到玉钢枯竭为止都没有带回来那就是后话了.

  —完—

————————————————————
好久不见啦大家.
呀我这次也是血统觉醒,其实就在活动的第二天就出了二号机[抱头]
关于大典太光世,初次见面以为是个视审神者如粪土的Boy.结果相处了一会后发现居然是个如此自卑消极的孩子!现在看他的眼神总有种他在忍耐的感觉.真怕他下一秒就哭出来.
这样子的人我不会应付,却忍不住想要给他力量,于是就有了这篇文.
嘛,总之欢迎你的到来.
想要被评论淹没.
感谢每一位看到这里的您.

评论(8)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