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g.

文笔不佳,望君笑纳.

[刀剑乱舞]十六夜—04—

↣原创女审,私设如山.
↣传统意义上的黑暗本丸,不手入不供食,重伤疲劳出击,恶意碎刀等.前任是个厌男症患者(♀)所以并没有侍寝.
↣战斗,血腥描写有,打斗部分全靠脑补.
↣自主研发,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文笔不佳,望君笑纳.
如果这些都可以,那么—————— 

  神明不会做梦.
  偶尔在其沉眠中看到的也全是自己曾亲身经历过的场景.
  但狮子王在自己的意识深处却听到了一个自己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
  像是从曾有幸得以窥探过一角的大海深处传来的回响,清澈悠长,其中夹杂了一点微末的苦涩.这一抹海洋成为了将他的意识包裹其中的温暖流质,让他疲劳的灵魂得以休憩.
  当暖流退去,他的意识也重新掌控了身体的主导权.睁眼的那一刻,力量在从身体中源源不断地涌出.狮子王花了三秒完全唤醒自己的大脑,然后才抬眼去看看自己靠着的人.
  眼前的笑面青江睡得很安稳,这家伙身上的中伤也被治愈了,狮子王再去看旁边窝成一团毛色黝黑发亮的鵺,和不远处自己的本体才确定自己是被救了.

  “明明连自己都救不了...”这么说着的他掀开被子盖在笑面青江身上,推推鵺把它唤醒.从门外透进来朦胧的,久违的日光.它们慵懒地伏在已经黯淡下来的阵法中那一柄黑漆太刀拵的太刀上.狮子王抽抽鼻子,吸入干净不少的空气,拾起太刀,抽刀出鞘凌空挥击了两下.刀锋划破气体带来的破空声凛冽,他这才满意地收刀,带着仍迷迷糊糊的鵺走出手入室.
  毫无掩饰的阳光落下来,给这座毫无生气的本丸带来了一点温暖,但狮子王没有心情去欣赏这些.他现在要和加州清光去例行合战场.他们是本丸里唯二两个仍然不间断日常出阵的两位付丧神.但目的却不一样.

  加州清光想要一个不辱刀剑之名的结局.
  而他狮子王,只是需要一个途径去发泄心中的黑暗.

  狮子王走过拐角,看到了如约而至倚靠在围墙上,中伤的加州清光.对方注意到余光中出现的一抹金黄才抬起头去,“哟狮子爷爷,你看上去挺好的嘛.”
  “啊啊,被新来的审神者救了,倒是你,感觉怎么样?”狮子王抓抓发辫,甚是无奈.
  言语交谈之际,狮子王已经大步走到了加州清光的身边,低头看他.
  加州清光的衣着整齐,但是裸露出来的部分却很狼狈不堪,本来自满的小发辫被削掉,凌乱不堪的黑色短发上还沾着干涸的血.指甲上原本鲜红的蔻丹也被蹭掉了大部分.不用猜都知道那身黑色衣着底下的身躯是有多么伤痕累累.
  “别看了,一点都不可爱.”若是那时初来乍到的加州清光,一定会带着点害羞的遮起脸,但现在的加州清光,眼睛里没有任何一点生气.语气也是没有丝毫起伏,他的灵魂已经在日复一日的暴虐中被自己锁起来了.
  狮子王如他所愿收回视线,伸手在本丸门前的阵法投影荧幕上划过,“这次想去哪?要不要去池田屋看看...?”
  “不,这么狼狈的样子可不能被冲田君看到.去厚樫山吧.”加州清光不由分说的按下出阵,本丸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鵺完全清醒过来,一跃而起围在狮子王肩上.他们穿过门外的白茫一片,时空跳跃带来的轻微失重感过后,就到了硝烟弥漫的战场.

  “沙...”
   “?”似乎听到了什么,加州清光回过头看看,却什么也没发现.
  “怎么了加州?”
  “没什么.也许是小动物吧.”没有感受到危险与杀气,加州清光漠不关心地转过头向前进军.

  合战场被煞气和硝烟盈满,两把刀按照既定的路线进军,在一个稍微开阔的地方遇到了历史修正主义者.纯黑色的旗帜高扬,喷着青焰的黑色骨马载起高大的朔行军,它们流下来的口水死气弥漫,腐蚀土地.
  朔行军一手勒紧缰绳,一手提刀,刀刃反射出渗人的寒光.他们嘴里时而发出咆哮,时而说着无人听懂的话语.

  狮子王和加州清光很兴奋,兴奋到手里的本体都在抑制不住地嗡鸣.
  “喂狮子爷爷,要来比赛谁杀敌最多吗?”加州清光只有在战场时,眼里才会恢复神采.
  “好,奉陪到底!”
  压下身子放低重心,狮子王先一步冲上前,切断或躲过漫天箭雨和投石,到了朔行军轻骑兵跟前,拔刀一挥!暗堕的兵装无法承受付丧神的灵力,只稍被刀风扫到就化作黑烟消亡了.
  兵装粉碎后骑在马上的敌太刀就暴露出来,它举刀斩下,想要趁狮子王挥击时攻击他暴露的左侧.
  “锵!”可惜它不能如愿了,加州清光的刀在敌太刀伤到狮子王之前就已经到了,完美地防住了这一击.狮子王脚下一旋,太刀收势回斩断骨马的前腿,加州清光放横刀刃,顺着敌太刀向前跌落的走势贴着敌太刀抹过,施力前劈,直接首落了敌太刀!
  敌太刀的人形尖啸一声消散了,留下一柄破碎的太刀叮当落地,被碾入尘土.
  两人战意高昂,甩落刀上的鲜血,再次挥刀冲入被激怒的敌阵.
————————————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这次出阵意外的顺利.没有遇上检非违使,两人没有带兵装身上最重的伤就是狮子王被敌枪在腰间划拉开的一条小伤口.
  没有走多岔路就进到了敌方大营.两名付丧神遥望不远处冲天的煞气,抹了一把脸上血液混合汗珠的液体,攻入敌营.
  前脚才刚到访,对方的刀刃就迫不及待地攻了过来,饶是加州清光的机动也招架得有些狼狈.狮子王在鵺的帮助下破坏了一把敌胁差,转身过去帮助加州清光,三个身影缠斗在一起.
  正当他们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从后方的阴影中蹿出一把敌短,全力地向加州清光扑去!
  “鵺!!!”随着狮子王一声令下,鵺一跃而起,利齿尖爪撕碎那柄短刀,但没想到还有一把潜伏在后面,当鵺咬住前一把时,后面那柄几乎在同一时刻出现,直直向着加州清光冲去!

  “加州!!!!!!!!”

  加州清光的回过头,视线里只剩下那一把似乎近在咫尺的敌短,带着凛冽的杀气直冲向他.

  ——啊啊,这就是最后了吗?

  ——居然是输给一把短刀什么的...安定知道了一定会被笑死的吧...

  ——冲田君...

  他像是要去见分别已久的故人般阖上了眼睛,被血染上了的嘴角扬起难看的笑容.对狮子王大声地呼喊充耳不闻,卸去全身的力量,迎接他认为完美的结局.

  “不要放弃呀.”

  在眼皮掩盖的黑暗中,加州清光听到有人这么说到,伴随着一阵令人牙酸的骨骼摩擦和碎裂声在他耳边炸开.他猛然睁开眼,看到的是地上敌短的碎片和挡在他身前瘦小的审神者.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打断他的是突然搭上他肩膀的手,并不是抚摸也不是安慰,而是借力完成一个完美的后翻而起双脚夹住想要偷袭的敌太刀本体.绷直脚背一转一扯,猝不及防的敌人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夺取了武器,加州清光抽刀斩下他的首级.
  十六夜腰部施力将刚刚夺过的太刀掷了出去,精准地贯穿不远处与狮子王缠斗的敌枪的双手.狮子王一记漂亮的斩击结束整场战斗.

————————————

  “喂你到底还要趴在那里多久,快点把转送打开!”狮子王双手抱胸对着撅起屁股十分不雅地趴在地上摸来摸去的十六夜喊到.
  十六夜听到声音打了个激灵,“请您再等一会”边回答边加快了翻找的速度.
  过了一会,她用布包着手从尘土中翻出一把连拵都是完好无损的刀,这才松口气的说道,“啊有了有了.”
  背着两位付丧神将刀藏进身上破布的下方,起身小跑到他们身前.
  蜷在狮子王肩膀上的鵺向前伸长了身子在十六夜头侧嗅嗅,伸出一只爪子不轻不重地按在了她头顶.
  ——被夸奖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她抿起嘴,搂紧衣物微红了脸.
  狮子王看着一兽一人的互动,突然觉得心里不是什么滋味.拦过鵺的爪子,“走了啊!”他顺手去拉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沉默的加州清光,“加州也——”

  “啪!”

  狮子王的手被狠狠地打开.

  “加州...?”
  “我不回去.”加州清光握着刀的手指骨苍白.
  “你在说什么蠢话——”
  “我说不回去!”眼里不加任何修饰的厌恶直直射向十六夜,“你救了我是在预谋什么吧?回去之后肯定就会暴露本性了,是什么?辱骂?鞭打?烙印?还是干脆刀解?反正我们在人类眼里只不过是器物!再怎么可爱再怎么讨人喜欢也不过是随时就可以碾死的道具吧?!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越是嘶吼眼泪就越是溢出,像是一个穷途末路的人在倾诉些什么.
  “......”狮子王想要安慰他,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口.他又何尝不是...

  “刀曾经救过我一命.”加州清光听到少女轻轻说道.
  “父亲教我如何使用武器,但他喜欢看我受伤,所以不允许我随身带它们.在那一次乱战中,我在尸体身上捡到了一把太刀,最后也是它带着我杀出重围.”
  “虽然回去之后就被父亲收走了,但是我很清楚,如果没有那把太刀,我在几年前就已经消失了.”
  “我对青江大人许下了承诺,说定会给予你们新生.”
  “我曾被刀救过,这次换我来拯救你们.”
  磐石再坚定也不及少女眼中的光芒,让人忍不住去相信即使天地将倾,她也能护他们周全.

  “如果你违背了自己的誓言呢?”狮子王强压下动荡不安的内心,问道.

  “我不能察觉到跟我只有一墙之隔充满杀意的青江大人.”
  她将自己作为人类最大的缺点暴露了出来——她无法察觉隐蔽高的付丧神.
  十六夜用生命作为信物,来交换他们新的朝阳.

  加州清光低着头,握着剑柄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好几次,才终于放下手,闷闷地说道,“那...我是川下之子,加州清光,性能很好...”
  狮子王则是挠了挠头发,一脸放弃的表情,“啊啊真是败了,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人,嘛,看在鵺的份上——我是狮子王,会很活跃的,不准阻止我出阵!”

  调动面部有点僵硬的肌肉,虽然有点困难,但内心激动到无以复加的十六夜现在只想要微笑.
  所以她扯出一个生硬并发自内心的笑容——

  “加州清光大人,狮子王大人,我是新的审神者十六夜,今后请多多指教!”

  “我们回家吧.”
  “嗯...”“啊啊.”
  “吼——!”

————————————
不管怎么样总算是在黑暗中握住了清光的手把他拽来出来.
怎么发现最苏的是鵺呢(๑•ั็ω•็ั๑)
猜猜十六夜偷偷捡到的刀是谁呢——
顺便想要厚颜无耻的求评论,想要被评论淹没,也可以提意见或者想要看到的情节和刀ε==(づ′▽`)づ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您(ฅ>ω<*ฅ)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