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g.

文笔不佳,望君笑纳.

[刀剑乱舞]十六夜—03—

黑暗本丸新坑—03—

↣原创女审,私设如山
↣传统意义上的黑暗本丸,不手入不供食,重伤疲劳出击,恶意碎刀等.前任是个厌男症患者(♀)所以并没有侍寝.
↣文笔不佳,望君笑纳.
如果这些都可以,那么——————

  第二个手入阵法开始运转,式神接过笑面青江的本体,如出一辙地褪下那金梨地糸巻太刀拵,不知疲倦地工作起来.这时候笑面青江才稍稍松口气,至少在手入结束之前他是安全的.
  他扯过肩上寿衣的下摆收入怀中,贴着狮子王在唯一干净的角落坐下.招呼欣赏着自己本体的十六夜过来.
  十六夜虽沉醉于那把胁差的美丽强大,但是还是极其不舍地收回目光,小跑到笑面青江的面前正坐,目光落在他下巴的位置.
  “呐,好不容易见一面,来聊聊天吧?”
  “聊天?”十六夜不知道这个词汇的正确含义,如果是按照书上的解释来看,自己并没有能与他“聊天”的立场和资格.
  笑面青江裸露在外面的金色眸眯了眯,“交换情报啦~如果你能告诉我你的身世和来意,告诉你现在本丸里的状况也不是不行哦?”
  他没有注意控制自己的声音,旁边的狮子王无意识地皱起眉头,嘴里嘟囔了些什么,头往一旁歪去.
  笑面青江扶过狮子王的身子,让他的头靠在自己肩膀上,又顺便伸手揉开了狮子王皱起的眉心.
  十六夜将一切收在眼里,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看起来更加严肃郑重一些,放轻了自己的声音,开口,“说来也惭愧,我对于这三年左右的记忆不甚清晰,因为经常在基地里昏迷呢...”
  闭眼是噩梦,睁眼是地狱.在那些人眼里意识清晰或是模糊都无所谓吧.
  “诶~?”笑面青江发出了意味不明的声音,上挑的眉毛说明他很感兴趣.
  “用政府的话来说就是‘剿灭那个基地的战利品,作为牺牲品或者说消耗品投放到黑暗本丸’吧?”十六夜并不排斥政府对于自己的称呼,倒不如说已经习惯了.
  “消耗品...吗?”笑面青江低头看看自己开始愈合的伤口,自嘲地笑笑.

  ——跟我们一样啊.

  “然后呢?说说基地怎么样?”
  十六夜的指尖不着痕迹地磨蹭了一下身上包裹着的破布,“我在那里待了七年,过程嘛...用普通人的话来说叫做‘虐待’呢,啊其实你们身上的伤痕我也有哦!”她在为自己能够跟他们找到共同点而单纯地高兴着,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言语给面前这位付丧神带来了多大的冲击.

  笑面青江本以为这个女孩子只不过是一个穷人家的怪力小孩,却没想到是同类啊...

  十六夜并没有发现笑面青江内心的变化,只是自顾自的说道,“我的房间里有很多书,我在没有客人的时候就会待在房间里看书,里面讲的都是关于神明或者妖魔.‘父亲’也常说我是神明大人送给他的礼物.”说到这里,她有点不好意思的摸摸手腕,“没想到真的会来到一个充满神明大人的世界,还能像这样跟您交流,真的很荣幸...”
  一直在治愈她内心的,从来都是那些被翻阅到泛黄的书籍和自己假象的世界.
  只要能够听话的撑过疼痛就能够得到一点属于自己的时间.
  这是唯二支撑她走下去的愚笨理由之一.

  笑面青江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比较好,他现在知道了少女身上绷带的含义.付丧神的伤口能够通过手入完全恢复,但人类不会.人类会留下疤痕,或是永久的隐患.
  这个本丸的创立不过一年,但若真如她所说,她已经在地狱中挣扎了七年之久.
  惊叹于人类生命的顽强也同情她的遭遇,但自己和同伴们并没有做好接受新主人的准备.所以他只是抬起空闲的左手,摸了摸少女的脑袋.

  “唔,您——?”头顶被温暖的大手覆盖,来回揉了揉,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平静了内心微微泛动的水纹.
  “叫我青江就好.”他听到自己这么说.
  “是,青江大人.”十六夜的眼里突然开始折射星光,莫名的感情充斥她的心房,今天经历的事情都太陌生,她有些惶恐又有些欣喜.

  笑面青江收回手,对于那个称呼不置可否,“那么就到我这边了啊.说是黑暗本丸其实真正黑暗的只是之前那个女人而已.嘴上说着不想见到我们,却经常拿我们来发泄呢.”
  “结果就是被我们给肢解了,就留下来这么一个被腐烂侵蚀的本丸.真是薄情啊~”
  他在笑,脑子里回想起那时女人尖厉的惨叫他就忍不住弯起嘴角.
  “现在存有的刀剑不多,不想因为灵力耗尽而沉睡,大多的刀剑都选择碎在战场上,现在剩下来的只有我,狮子王,莺丸,鹤丸,加州,三条一家和粟田口一家还在苟延残喘.”
  “其中加州和狮子王还在持续出阵,即使因为限制一日只能出去一次.粟田口家的乱已经暗堕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救回来.”
  “不要看一期一振现在这么冷静,其实他也已经在暗堕边缘了.”
  像是在讨论今天的晚餐一样,语气中丝毫没有波澜,他早就接受了这个现状.
  终究也不过是一柄刀,会被锈蚀,容易被折断,更何况自己不过是数以万计的分灵之一,到最后不过就只是——

  “不会的.”
  “嗯?”青江的思绪被少女的声音打断.他发出疑问.

  “不会让你们被折断的.”十六夜站了起来,俯身看青江的目光里充满了光辉.像是沉寂已久的山峦再次接受到光的亲吻而苏醒过来,熠熠闪耀.

  “喂喂别开玩笑了,即使你能净化瘴气,但你没法拯救所有的付丧神!”笑面青江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

  十六夜转身,细微的血腥味随着转动带起的微风溜入青江的鼻腔.她走到手入阵法旁,双手各贴在一个阵法构筑起的结界上,诱导纹打开了她灵力的闸门,灵力如同流水般充斥注入阵法内.手入时间竟然硬生生减少了一半!

  “那个人[指前任审神者]一定没有认真看过你们的本体.多么美丽的刀啊——怎么可以便宜了敌人......不被承认也无妨,我只是不想让你们再活在痛苦中.青江大人,请您带走我的承诺吧.”她说.

  笑面青江的喉咙哽住了.拒绝的话语通通被堵在咽喉中无法传达.良久,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是在说——
  “好.”

————————————

  十六夜无声合上了手入室的门,额头抵着门框,无声地说道,“请好好休息.”
  说完转身,在脑中回忆起狐狸式神给的地图,在下一个拐角的大广间前面就是一个人造池塘.
  她放轻了脚步,也戒备着周围,所幸付丧神的房间离大广间还有一定的距离,她这一次的行动并没有被更多的付丧神察觉.
  此刻无风,水面亦无波.那一池被净化过的清泉像一张名家笔下的惊世之作,完美地临摹出了它所能容纳的一切,但他本身就是死物,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囊括其中.
  那一双白皙如纸的手搅乱了这份死寂.那双手划动拨弄,无数水纹晕染回荡.十六夜掬起一捧水,凑近嘴边略带急切地尽数饮下.
  饥饿带来的疼痛感因为清水的滋润被减轻了,她又喝了几口,直到水占据了胃袋,才呼出一口气,隔着绷带摸摸微微鼓起的肚子,自言自语道,“只喝水的话还能再成三四天...吗...”
  缓和好饥饿,接着也没有能做的事,十六夜慢慢地踱回那间审神者的卧室,顺手将木牌取下掰成两半随意地扔在地上.
  在角落蜷缩起来闭上眼睛,“希望明天能够有好事发生.”这么说着的她开始进入梦乡.

————————————
  短小的这一章就当做是过渡并且公开情报,看上去有些杂乱还请谅解.
  感谢感到这里的您(´・ω・`)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