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g.

文笔不佳,望君笑纳.

幼女婶婶的安逸本丸ε==(づ′▽`)づ

↣只是一个脑洞
↣原创婶,无cp,欢乐温馨向
↣轻微OOC
↣略微的杂乱无章
如果这些都可以接受的话,那么——————


  编号666本丸除了有一个特别的编号以外还有一个特别的审神者.
  嗯?你问她特别在哪?
  唔...是呢,论起灵力,她只能算中等.论起武力值,她只能打死小强.但是她唯一一点不同的是她的——年龄!
  是的,编号666本丸的审神者,今年是不可思议的7岁!怎么样?吓一跳了吧♪几乎所有初来乍到的刀们都被吓了一跳噢!除了仿佛多出来一个妹妹而置身天堂的一期一振.
  如果你向666号本丸的刀剑男士询问关于他们家审神者的事,他们一定会一脸自豪的说,“那是我们家自满的孩子!”

  本丸里那批陆奥守吉行种的地瓜到了收获的时候.审神者小马尾一甩一甩地跳过来说要帮忙.结果因为力气太小,使了吃奶的劲儿才拔出一颗小地瓜,还不小心一屁股坐到了土坑里.陆奥守吉行见状赶紧丢下心爱的地瓜,跑过去问她疼不疼.审神者愣了一下,抱着地瓜抬头乐呵呵地对他说,“吉行你看你看,我把自己种下去啦——”
  陆奥守吉行先是放心的出了一口气,随即也一屁股坐到了审神者刚才拔地瓜拔出来的土坑里,“噢噢噢!那俺也来!”
  两个人对视一眼,放声大笑.
  他们的笑声吸引了本来在树上安定打盹的鹤丸,他眼里精光一闪,从树上轻巧的跳下,迅速闪到审神者身后,轻拍她的肩膀,“哟!被我的突然到来吓到了吗!”
  小小的审神者先是一惊,回头一看是鹤丸马上又笑了起来,跟陆奥守吉行再对视一眼,两人同时双手向上高举,手里还捧着地瓜,“呜哇——是鹤啊!吓到我啦!”
  鹤丸有些挫败的苦笑着,“不愧是初始刀,要是我和小主人也能这般默契就好了呢.”弯腰把小审神者手里的瓜拿给陆奥守吉行,双手夹着她的腰部将她高高举起.
  审神者兴奋得张开了双臂,“好高好高,鹤好高!”说着两只脏兮兮的小爪子就这么拍在了鹤丸白皙的脸上.
 
  糟糕啦!鹤丸国永脸上出现了两个黑掌印!鹤丸国永的表情凝固啦!

  他先是把审神者放下,一脸不敢相信抬手摸摸脸.指尖黑黑的全是来自本丸田地里的肥沃黑泥.
  “小主人...”
  审神者掉头就跑.
  鹤丸抬脚去追.
  审神者凭借自己人小机动高的优势率先跑过了拐角,并且用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躲进了刚做完马当番正巧路过的山姥切国広的被单[x]下.
  小主人那副如临大敌一般的表情吓得山姥切国広差点拔刀.
  还没来得及问发生了什么,拐角处又冲出来一个纯白色的的身影,是鹤丸国永.
  完全状况外的山姥切国広看着鹤丸脸上意味不明的黑色腮红[?],觉得又是什么新的整蛊方法而拉紧了被单.
  “噢是Sam切啊!你有看见小主人吗?”鹤丸一个急刹车.
  山姥切国広面无表情的思考要不要说出去的时候感受到了有什么东西在戳自己屁股.
  对的没错,屁股.
  “啊...没,没有..”
  ——小主人你住手!!!!
  鹤丸国永不疑有他,只把他的反常当做把他称为“Sam切”的影响,于是鹤丸再次迎风而起振翅欲飞.
  就当他快跑过下一个拐角时,听到了一阵从背后传来的笑声.
  那种细嫩可爱带着点软糯鼻音的笑声他鹤丸国永只在万屋的小姐姐和自己家审神者身上听到过!
  “Sam你果然把小主人藏起来了吧?!”鹤丸国永绝赞折返追杀中.
  审神者大惊失色,在Sam啊不是,山姥切国広的被单下抓住了他的衣服想要往上爬,可是碍于身高,她努力伸长的双臂狠狠地抓住了——山姥切国広的裤头.
  “唔噢噢噢哦哦被被快跑!!鹤好可怕!”
  “啊啊啊啊小主人你松手我的裤子!裤子要掉了!是因为我是仿品吗?是仿品才会被这样羞耻的对待吗???!!!”死守裤子的山姥切国広觉得自己只要一松手他接下来的刃生就会被完全改变.
  “Sam切——快把小主人交出来——”
  “唔!之后怎么样我可不管了啊!”一手扯住快要到达极限的裤子,一手绕后拦过审神者抱起来撒丫子就跑.
  鹤丸国永的机动虽然敌不过山姥切国広,但他并没有放弃这个看上去傻不愣登的追逐战.
  嘛毕竟现在那个安稳坐在山姥切国広怀里的小小审神者笑得一脸灿烂,这就足够了.
  ——当然让白鹤的脸被糊上两团黑泥这件事也不能作罢就是了!

————————————

附1:最后的最后是以一人两刀惊动了长谷部而被“压切”而告终.事后的罪魁祸首审神者被取消了一个星期的「光忠麻麻手制爱心甜点☆」,Sam切被处以强行洗披风[被单]之刑,鹤丸虽然是受害者但仍然被勒令不允许洗脸一整天,原因是长谷部觉得黑脸鹤相当意思.

————————————

附2:当天晚上的本丸做了不少关于红薯的料理,感谢付丧神良好的体内自净,才没有出现屁声此起彼伏的状况,屁声此起的只有站在庭院里边吃地瓜边思考人生边排气的审神者.

————————————

附3:关于对于罪魁祸首审神者的惩罚,在第二天就作废了,原因是
“我家可爱的孩子用那种像帕比一样的眼神看着我还扯着我的袖子撒娇我一时没忍住然后就...”来自烛台切光忠.

————————————

附4:山姥切国広当晚换下内番服时发现了裤子臀部位置有一些黑色的泥点和两个在裤头上的黑色手掌印.
  “幸好当时我有披风,不然我余下的刃生就真的糟糕了.”来自将要失去最好的伙伴——披风的山姥切国広.

————————————
这个脑洞来自于一次跟亲友之间的对话,尽力去描述了一个温馨的本丸,努力去逗逼了!
萝莉是全世界的宝藏!!!
想要很多的评论(๑´ㅂ`๑)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ฅ>ω<*ฅ)☆

评论(5)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