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g.

文笔不佳,望君笑纳.

[刀剑乱舞]十六夜—02—


唾弃了一下自己的更新速度xxx
↣原创女审,私设如山
↣传统意义上的黑暗本丸,不手入不供食,重伤疲劳出击,恶意碎刀等.前任是个厌男症患者(♀)所以并没有侍寝.
↣文笔不佳,望君笑纳.
如果这些都可以,那么——————


02—手入—
  自从那天的对峙以一期一振夺刀带人离去收场后,今天已经是来到这里的第三天了.
  神明们隐匿到更深的黑暗里,除了偶尔投过来的怨恨视线外,本丸里寂寥得冰冷.
  十六夜曾将主屋的每一个房间都巡视过,不出意料的全都上了锁.虽然并不是打不开,但她还是选择不去一探究竟.
  能够打开的只有一个房间,门上的小木牌本来是写着一个字,但是似乎被利器划过,数不清的划痕模糊了字本来的样子.
  其实那个房间里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衣柜里放的都是些女性的衣服,且十分华丽炫目.依据罩杯来判断应该是个成熟女性[x].
  并不希望睡在走廊或屋顶的十六夜决定在这个房间里暂时住下,白天出去巡视周围,夜晚就蜷缩在角落里浅眠.到也算安全的度过了三天.
  直到第四天的晚上.
  她是被一阵由远至进的声音惊醒的.不是人的脚步声,而是一阵像是硬毛刷拖拉在地上,并且夹杂着硬物硌碰木地板的诡异声音.
  当机立断地无声一跃,双手抱住房梁双腿缩起,这样就不至于让影子投到纸门上.若是来者不善,这个姿势也能很好的躲避对方的开门杀并且回击.
  她调整呼吸频率,平缓且悠长,摒去自己的气息,完全隐匿于黑暗中.像一只潜伏的蛇,随时都能够发起进攻.
  声音越来越近了,不出意料的停在了门外.声音的主人遮挡月光从而在纸门上留下一团黑影.
  对方并没有破门而入,而是很缓慢的开始挠门.
  即使十六夜没有布下结界.[注1]
  她静默三秒,腿一伸,利用脚掌拨拉开了纸门,同时屏住呼吸,只要对方手里持刀,就马上用腿缠上他的脖子然后...
  “吼....”
  ???
  并没有想象中的刀芒,来者也不是刀剑男士.
  猿脸狸身虎爪蛇尾,日本传说中的凶兽——鵺.
  即使来的不是刀剑男士,警报仍然没有解除.十六夜利用了惯性紧贴着上门框荡出房间,落在屋外的回廊上.两腿张开与肩同宽,膝盖弯曲,小腿积蓄力量,全身紧绷.只要鵺发起进攻,她马上就能做出反应.
  一个突然从天而降的人确实带给了凶兽不小的惊吓,健全的左前爪利甲差点就要反射性抓过去,但背部的伤口限制了动作,成功阻止了鵺.
  它从来没有这么感谢过这些伤口.
  鵺缓慢地转过身,内心挣扎了好一会,才低下原本高仰的头颅,踱步至十六夜身旁.
  十六夜本来看到鵺的靠近汗毛都竖起来了,却发现鵺的右前爪不着力般,别扭得很.待对方暴露在月光下,才发现鵺的身上有几道很深的伤,血都浸湿了毛发,黑色和红色混在一起说不出的诡异.尾巴也被切开了,只剩薄薄一层肌肉和皮肤连接着.
  最要紧的还是背上那深可见骨的伤,并不是刀造成的利落切痕,而像是在同一个地方反复烧伤一般的狰狞伤口.
  她心里涌上来一股不知名的感觉,有点奇怪,像是愤怒却又不尽然,十分陌生.

  ——啊啊...是找到了同类的欣慰感啊.

  ——世界上数以亿计的生命里一定有和我一样的人.

  ——能相遇真是太好了.

  但即便这样,十六夜仍然对这里曾发生的事一点都不了解一般.
  就连“父亲”那样的管理者,也对她的事情了如指掌,那么自己是否连“父亲”都不如呢?
  十六夜的嘴角溢出一声叹息,收了全身的力,跪坐下去,对着鵺摊开了双手,“我为我这三天来的无所作为道歉.”手心向下压在地上,头深埋此间.
  过了好一会,她感觉到一股缓慢悠长的气流吹拂过头顶的发,隐隐嗅到了微末的血腥味,接着就是什么柔韧的东西压在自己头顶的触觉.
  那是鵺的脸,她得到了它的承认.
  因为得知了这个信息的十六夜很高兴,她慢慢直起身来,还未完全正坐,鵺就迫不及待地扒拉起她身上麻布的一角,它突然急切了起来,咬着她的“衣服”想把她带走.
————————
  当十六夜跌跌撞撞地被带到一间纸门半掩的房间时,鵺已经因为体力耗尽而蜷缩在门边不能动弹了,那望向十六夜的兽瞳里充满哀求和期盼.
  抬头定睛一看,十六夜有了些眉目.
  门边的木牌上刻着“手入”二字,依据空气中略浓的血腥味来推算,里面的状况怕是很严峻了.
  “打扰了.”她这么说着,拉开了纸门.
  手入室里的情况完全不能称得上好,光是血迹就把墙壁蹭得乱七八糟,地上除了血之外还有类似于材料的碎片,手入工具倒是摆放得很整齐,阵法也没有破损.
  房间里很黑,但这并不影响十六夜去寻找鵺的目的——在墙角蜷缩成一团昏迷过去的付丧神.
  金发的青年呼吸微弱到吓人,仿佛一碰就会完全中断.
  已经不能移动他了,只好从他怀里那柄本体刀捞出来,黑漆太刀拵上也满是战损,十六夜不敢多等,捧着这柄轻细的太刀放到了阵法中,双手掌心贴上阵法纹路,感觉到自己尾椎处的纹印开始发热,身体里那股陌生又熟悉的力量开始通过掌心流到手入阵里,堆叠在旁边的材料化为粉末融入工具中,阵里走出来三个小式神,将黑漆刀鞘慢慢褪下,开始手入里面濒临刀碎的本体.
  距离式神给的手入结束时间还有很久,她到门口看了看已经高升的明月,勉力抱起昏睡在门外的鵺,放置在了付丧神身边,拉过还算干净的被褥包裹住一神一兽,然后轻手轻脚地合上门,打算离开.
  “这么晚了,小姑娘一个人出门可是会遇到危险的哦?”
  还没等她转身,脖子就被架上了一把明晃晃的刀.
  ——是什么时候...!?
  瞳孔猛然收缩,她方才明明是感知了一下外面确认无人才出来的!
  由于后颈上的刀刃,她现在只能僵直地面对纸门,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危险,背后传来的杀意锐利无比,仿佛在下一刻就能把她的脖颈彻底斩断.
  舌尖不自觉地去顶动了一下装在臼齿上的精巧装置,里面是用来自杀的毒药,那是“父亲”送给她的礼物,专门用来应对这样的情况...
  ——!
  触电一般的收回舌头,心里自嘲了一下总是忘不了过去的自己,但还没收拾好心情去对付眼前的付丧神,口腔就被入侵了.
  “是在预谋些什么吗?这样可不行啊.”
  低沉磁性的声音充满诱惑,带着黑色手套的食指中指强行掰开十六夜的下颚,探进去强暴地搜索着令他感兴趣的东西.
  “!?唔...!”皮革混合着血的味道不管尝几次都觉得糟透了,几经调教的神经告诉她就算反抗也是失败,倒不如顺从...于是她努力地放松下颚,仰起了头.
  “阿啦?不反抗吗?”对方语气听上去很惊讶,手上的力量却一点也没放松,不了解人体构造的他用手指毫无章法地摸来摸去,甚至向里探了探,十六夜强忍胃部反射性的抽搐,生理性的泪水顺着脸庞滑落.
  “咔.”
  十六夜臼齿上的装置被取了下来,那只手也终于如愿以偿的带着装置离开了.
  来人举着那枚装置对着月光看了看,沾着津液得手套和装置在月光下泛起水光,“这是什么最新的牙饰吗?”
  他斜眼看了看身前皱着眉头喘气的十六夜,终是觉得无趣了,于是趁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收刀,一脚踹在她的腹部将她踢飞出去!
  “咚!”十六夜被狠狠地撞到走廊的柱子上,有些狼狈地趴在了地上,本来就因为那人的动作而被激起反胃感加上刚才踢在腹部的一脚,她终于忍不住干呕起来,但因为四天没有进食,什么都吐不出来,胃酸腐蚀食道带来一点辛辣的痛楚.
  付丧神冷漠地看着十六夜凄惨的样子,转身离去,绿色的马尾在空中划开一道漂亮的弧线.
  十六夜结束干呕一抬头就发现那个人要离开了,急忙按着肚子站起来,快速地冲过去,“啊,大人,请您等等!”
  付丧神有些不耐地停下脚步,刚一转身就被近在咫尺的十六夜吓了一跳,反射性地去抽刀,可刀却被十六夜抱住了,她死死地按住刀柄,也不知道她哪儿来的这么大力气,总是付丧神现在被限制了.
  ——这个小姑娘跑步没声儿的吗!?而且也太快了吧!??
  “您受伤了.”十六夜突然没头没尾地来了这么一句.
  “是又怎么样?还有你快放开.”付丧神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可是碍于无法抽刀他只好用手去推十六夜的头.
  “请去手入.”即使头也被不温柔的对待,可她没有松开压制付丧神本体的手.
  “不要呢,里面太污秽了.”他现在有点后悔来看狮子王.
  “...唔,请去手入!”
  “说了不要吧?喂你别加大力气我会碎刀的!”
  “请去手入!!!”
  “我想断在更加污秽的地方呢,啊..说的是战场哦...!喂喂喂小姑娘小姑娘好好好我知道了知道了你别再...!我要断了要断了真的要断了!!”
  ——这个女孩子好麻烦!

————————————

  门牌上刻着[三条]的房间今晚意外的没有早早熄灯,他们围坐在一方矮桌旁,捧着一杯已经凉透的水,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些什么.
  仔细看去每个人身上都有程度不同的战损,但他们似乎都习惯了一般,毫不在意.
  门被拉开了,一双赤裸着的脚踏了进来.是今剑.
  “噢噢今剑回来啦,我们等你很久了噢!”岩融眼睛一亮,连忙拍拍身边的空位示意他坐过去.
  今剑也不客气,关门小跑,一屁股就坐上软垫,岩融捉过今剑的脚看了看,确认没有再受更多的伤才放心,又扯过一张毯子给今剑披上.春天,着凉了可不好.
  “岩融谢谢你~”
  “哈哈哈,还是一如既往的要好啊.”三日月宗近抬袖掩嘴,“那么今剑,这趟跑出去有什么收获吗?”
  “新来的审神者还是待在房间里没出来么?”石切丸补充道.
  “唔今天出来了,是鵺去找她的,狮子王今天又偷偷跑去出阵啦,回来的时候一身血——撑到手入室之后就昏过去了,似乎快不行了.”今剑喝了口小狐丸递过来的水,整理一下思路继续道,“然后鵺就带着她去给狮子王手入,审神者出来的时候遇见了青江,话说真不愧是他,那个隐蔽真不是盖的.”
  “他们有说些什么吗?”
  “有啊,青江本来能杀了审神者,但是他没有,只是踹了一脚,我看到审神者身上那块破布下是什么了.”说到这里他皱了一下眉头,“居然全是沾着血迹的绷带啊,包得特别严密,有点渗人.”
  “......”
  “还有还有,她的速度太快了,也几乎没有声响,我估计本丸里没有一个人能快得过她.”
  “然后呢?青江没事吧?”石切丸问道.
  “没事,他没反应过来就被审神者抱住了本体,半强制性的拉去手入了.”那个场面现在想想还是挺有趣的.
  石切丸松了口气,小狐丸和三日月宗近若有所思,岩融倒是不太在乎审神者,今剑没事就好.
  “...总感觉有点棘手啊...”
  一声轻叹从三条大佬的房间里逸散出去.

————————————
注1:无法张开结界的原因是十六夜空有一身灵力却不会使用,只能依靠着灵力诱导计划才能使用.
关于灵力诱导计划在私设里有出现.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๑´ㅂ`๑)

评论(13)

热度(47)